言情书坊-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言情书坊

当前位置: > 古代言情 >

突然站年下+番外 作者:陆任逸

时间:2018-03-11 12:56标签: 架空 正剧 温馨 轻松 高|H
第1章 婚假 最近京城出了个大事。大将军家的收养的大公子和亲生的二公子成亲了。这一举动碎了不少京城贵女的芳心。无论是面容英俊的弟弟还是温柔文雅的兄长都是闺中少女的梦中情人,谁能想到这一出呢。 江南别院的卧房里,两个人正窝在被子里亲昵。夏亦自幼
 
第1章 婚假
  最近京城出了个大事。大将军家的收养的大公子和亲生的二公子成亲了。这一举动碎了不少京城贵女的芳心。无论是面容英俊的弟弟还是温柔文雅的兄长都是闺中少女的梦中情人,谁能想到这一出呢。
  江南别院的卧房里,两个人正窝在被子里亲昵。夏亦自幼习武,身材健硕,和纤弱的季文抱在一起,看起来就像他把兄长抱在怀里一般。夏亦揉捏着哥哥敏感的r-u头。两颗小东西早就被他玩得红肿,硬硬地挺立在白皙的胸膛上,看起来甚是可怜。季文倒在弟弟怀里任他玩弄,心里羞耻得紧,纤长的手指无力地抓着弟弟的领口。他刚被着摸去了一次,正是敏感的时候。指甲每次刮擦到r-u头都能让他受不了地喘起来,忍不住挺着胸想要更多。
  “夏夏……别闹了。”季文有些受不了被这幺不上不下地吊着,放软了声音求饶。可惜他低估了自家弟弟的恶趣味。这样的姿态只会让他家夏夏想更狠地欺负他。夏亦还是一张冷脸,双手托着哥哥的屁股往前送,龟*恰好戳进季文b-o起玉茎下面藏着的一张小口里。“嗯……”季文不自觉地呻吟起来。炽热的r_ou_木奉一寸寸推进,把空虚的花x_u_e完全填满,这滋味太好,他完全顾不得别的。只会用修长的双腿缠住夏亦的腰,好方便他进的更深些。“文哥。”夏亦的声线平稳,好像他不是在z_u_o爱,而是在学堂中问些之乎者也的话。“我可以动吗?”
  季文羞得不行,姣好的脸上泛上潮红,说话都带上了颤音:“夏夏……别,别说了。”夏亦浅浅地一笑,露出来颊边一个小酒窝。下身却大开大合地肏干起来,每次都整根没入又抽出。把季文c-h-a得不住呻吟,话都说不出。夏亦一肚子坏水咕嘟咕嘟往外冒。一边搂着季文亲吻一边伸手去摸两个人结合的地方。季文下面没什幺毛发,光溜溜的y-in户上都是被肏出来的 y- ín 水。夏亦用手指捏住柔嫩的花瓣,从中间的缝隙摸上去,顺利在吞吃着r_ou_木奉的x_u_e口上找到了一点凸起。只轻轻一碰季文底下就发了大水,绷紧了腰肢,连x_u_e里的嫩r_ou_都抽搐着咬紧了r_ou_木奉。“呜……啊……夏夏,不,不要碰。”季文眼角微红,连嗓音都带上了哭腔。他只觉得酥麻快感从那被碰的地方延到x_u_e里去,身子好像被打开了什幺开关。明明受不得刚才那一下子的刺激,却又隐秘地希望再被弄一弄。夏亦对这个兄长一向善解人意,欢爱中更是温柔体贴。不必季文去说,指腹贴着那个凸起抚摸。粗糙的茧子摩擦着柔嫩的花珠,季文咬着嘴唇喘息,面容潮红。那地方被揉搓得快活,x_u_e里嫩r_ou_随着夏亦的动作抽搐着喷水儿。“文哥好敏感……”夏亦咬着季文的耳垂逗弄他。“夏夏……”季文舒服得神智都不清楚了,只知道顺着本能求饶“不行……嗯……不行了……太狠了……啊……。”
 
 
第2章 婚假2
  可这般,夏亦还是不餍足。他揉捏着兄长圆润挺翘的屁股,在t.un缝里勾到一根流苏,缓慢地向外拉动。流苏上穿着一颗颗莲花纹的佛珠。一长串的珠子昨晚就放进去了,被软r_ou_吸吮了一晚上,上面糊满了肠液,拽出来的时候还能听见“啵”的一声。“文哥后面好紧,”夏亦趴着说话,热气都扑在季文耳朵上,他把珠子一颗颗扯出来,再塞进去,叫佛珠上的花纹研磨细嫩的肠壁。
  “文哥一会儿再让我进去好不好?夏夏想c-h-a文哥的x_u_e。”幼时亲昵的称呼放在床上太过羞耻。季文脸红得跟云霞一般,咬着唇不肯说话。
  他下身爽得厉害,不仅花x_u_e吹了水儿,连前面硬着的玉茎也吐出不少东西来,几乎要一起去了。这时候,坏心思的夏亦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主意,居然从床帐上扯下来个铃铛。抠挖几下哥哥的马眼把东西给堵了上去。下身撞击愈发凶猛。季文软倒在床上,嘴被堵的严严实实。和花x_u_e隔着一层r_ou_壁的后x_u_e正被珠子摩擦顶弄,每每研磨到那要命的地方,前面的玉茎被弟弟握在手中把玩,时不时揉捏饱满的囊袋。弄得季文一点反抗的力气都没有,只能红着脸被弟弟肏弄。
  “吱呀。”门开了,这个点儿正是侍女侍奉茶水的时候。随着侍女的走进,季文肠壁越发缩紧,恰好咬紧了顶到花心的r_ou_刃。夏亦只觉得*物被锁在甬道里最紧致s-hi润的地方,被x_u_e壁一抽一抽地咬着,恨不得从里面吮出精来。他也快到了,一边顶着那块软r_ou_细细研磨,一面继续将珠子一颗颗塞进哥哥后面。季文被他欺负得腰肢发颤,整个人都紧绷着,张着嘴无声地喘息。侍女就在床边,隔着一层纱帘,他被自己的弟弟c-h-ax_u_e……季文又羞又怕,却被夏亦弄失了魂。滚烫的j-in-g液s_h_è 进花心,与此同时后x_u_e的珠子全被扯了出来,前后夹击的快感叫季文攀上了高潮,可前端不能发泄的痛苦又硬生生把他从仙境拖回地狱,这般刺激着,眼里都憋出泪来。“唔……啊……”季文抱着夏亦,指甲在小麦色的脊背上划出一道道红痕,终于忍不住呻吟出来。
  “大公子?”侍女被吓了一跳,忍不住问询。声音从床帐外面传来,影影绰绰还能看到粉色的衣裙。“无事,下去吧。”侍女听到将军的话再不敢多问,蹑手蹑脚地出了门。夏亦把季文抱在怀里,一下下抚着哥哥的背,帮他平复快感的狂潮。等侍女出去才低头跟怀里人说话:“文哥真敏感,出了好多水儿呢。”季文头也不抬,泄愤似地在面前饱满的胸肌上面咬了一口。
  “夏夏错了,抱文哥去沐浴好不好?”夏亦做小伏低说着软话。季文对这个弟弟一向没什幺办法,听他喊着文哥心都要化了。虽然知道两人成亲之后早已不同于往日,心里还忍不住把他当那个七八岁的孩子宠。最后也只是轻轻咬了咬夏亦的耳朵,应一句:“好。”
 
 
第3章 婚假3
  夏亦随便披上件外袍,用披风裹着哥哥抱出去。更衣的地方就在屋后,不远,但也有几步距离。季文窝在弟弟怀里,玉茎上的铃铛没拆下去,随着步调叮叮当当的响。羞得他满脸通红,头也不敢抬。花x_u_e里的 y- ín 水儿混着j-in-g液滴滴答答往外流,季文都能感觉得到腿间黏黏糊糊的,都是从x_u_e里滑出来的粘液。
  更衣的地方修得宽敞,除了盥洗的东西还有张软榻,边上放着个盒子,里面是些两人常用的东西。婚后就又加了几样,例如之前用的竹筒和正拿在夏亦手里的圆刷子。先用灌满水的竹管简单冲洗x_u_e里的j-in-g液,再用刷子沾着精油仔细清理。短短的软毛附在刷子上,旋转着c-h-a进去。被玩弄得红肿的花唇可怜兮兮地含着刷把,随着刷子的进出吐出一波又一波 y- ín 水来。
  季文用手臂挡着脸,腿缠在弟弟腰上随他动作,可刷子上的软毛磨蹭在敏感的x_u_er_ou_上,让他觉得痒意难耐,恨不得有什幺东西来搔一搔。最好是根滚烫的大r_ou_木奉,能把他的x_u_e撑开,把里面所有地方都好好磨一磨,让那花x_u_e再也不敢随便发浪。等到夏亦又一次刻意地用那刷子的短毛去磨蹭花心的时候,季文终于崩断了理智,夹紧了双腿去求:“夏夏肏肏文哥……x_u_e里好痒……难受……”平素冷清的人红了一张脸,眼里含着泪,还说着这样 y- ín 荡的话,实在叫人想狠狠欺负他。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