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书坊-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言情书坊

当前位置: > 古代言情 >

求女 作者:赵熙之

时间:2017-12-18 13:19标签: 天之骄子 天作之和
开国盛世,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唯有一事,不能如意 内容标签: 天之骄子 天作之和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淳一,宗亭 ┃ 配角:林希道,贺兰钦,元信,李乘风,李琮,李天藻,谢翛 ┃ 其它: 编辑评价: 本文写的是身为女亲王的李淳一和中书相公宗亭之间的故事
 
 
开国盛世,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唯有一事,不能如意
 
内容标签: 天之骄子 天作之和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淳一,宗亭 ┃ 配角:林希道,贺兰钦,元信,李乘风,李琮,李天藻,谢翛 ┃ 其它:
 
编辑评价:
本文写的是身为女亲王的李淳一和中书相公宗亭之间的故事。李淳一久在封地,突被调回京城,皇族中竟然是要给她安排一门婚事,一众俊杰任其挑选,偏偏将年轻的中书相公排除在外。鬼畜的中书相公可会甘心就此作罢?
文章选取唐风背景,文字大气有力,细节考究精致,环境的铺陈也是恰到好处,充满Yin谋、戾气的千年长安城仿佛跃然纸上,值得一读。
 
 
☆、【零一】东风起
 
?  好大的雨!像是从四面八方涌来,势要将长安淹没。锋利闪电催赶着雷声,一阵阵捶击宫殿阙楼,李淳一感到地面都在颤抖。
  深夜殿中除了她一个人也没有,如萤灯火飘飘晃晃,随时要灭。天冷得教人战栗,李淳一牙根酸痛,胃气翻涌。杂沓脚步声踩着雨水迫近,人,全是人……“轰隆”一声,惊雷当空劈下,殿门被数十只手一起推开。
  光影憧憧,人面如魔,同汹涌雨气一道扑进殿内。李淳一想逃,但却被魇住一般动弹不得,连惊叫声都被遏在了喉咙口。数只手朝她伸来,暴虐拽过她单薄衣袍,将她扯出殿门。
  “嘶啦”声伴随着被地上锐物划伤的疼痛骤然袭来,李淳一面目几近扭曲。暴雨淋透衣袍,黑乎乎的雨水灌涌入耳,一阵天旋地转,这无休无止雷雨声忽然消停了一瞬,紧随而至的却是如金属丝颤动一般的噪音,尖锐拖沓的耳鸣声盖过了雷雨声,却让她其他感官更加敏锐。
  她被拖拽下龙尾道,长二十一丈的步道,数百阶蜿蜒而下,每一阶都又硬又冷。血腥气在潮冷空气中浮动,她想喊痛却无法作声,数只手撕扯着她的头发,血滴在黑漆漆的雨水里,晕开,再晕开……
  头痛欲裂,耳朵几乎要失聪,呼吸潮Shi而沉重,她睁开眼,模糊眼界中只有一座巍峨宫阙,雨夜里的灯晕圆一团,随风漂移。
  飞翘檐角下铃铎“叮——叮——”作响,声音细碎缓慢,似响在飘渺雾中,就在李淳一意识将散之际,将她召回。
  身体血Rou模糊,疼痛撕心裂肺,李淳一痛苦喘息,努力回想,也只意识到自己将去往刑场,去见证某个人短暂人生的终结。
  雨夜的灯极尽吝啬,子时风中蕴满YinShi。
  她被拖进夹城,数只手倏忽松开,将她扔在了步道入口。如豆大雨倾倒而下,碾压得她近乎喘不过气,闪电扑下来,雷声轰隆隆,李淳一奄奄一息地抬头,只见得一层又一层的阶梯,却不见是谁在受刑。
  哀嚎厉鸣声直窜入耳,一只乌鸦落在她耳畔啄她的头发,她想往上爬,手刚攀上一级阶梯,那嘶鸣声却戛然而止。
  血腥气汹涌而来,伴随着那一道迫近的,是一颗热烫人头。
  血淋淋的头颅滚到她面前,有人追着跑下来,捧起那颗头,掏了两只眼睛给她,笑盈盈地说:“看和你的多像。”说着就要喂给她吃。
  抵抗与挣扎都于事无补,眼珠子被强行塞进嘴里,铁锈般苦涩的味道盈满了胃腹,腥气令人作呕。李淳一于挣扎中睁开了眼,那颗被掏空了眼的头颅就在她面前,血被雨水刷尽,闪电发作之际,她终于看清楚了那张脸。
  那张脸——是她自己。
  几乎是同时,她呕吐了起来。
  胃腹强烈的痉挛颠倒夜日,颠倒Yin晴,颠倒梦与现实。
  车驾的巨大颠簸让她从未关好的车厢侧门跌落下来,车夫闻声一惊,旋即停稳车驾,回头一看,即瞧见了从车上滚进河边蓬茸堆里的李淳一。
  李淳一的呕吐从梦里延续到了现实。痉挛让她脸色煞白全身发抖,像有人将手伸进她的嘴里,掏挖她的五脏六腑,无休无止。扒在地上的手青筋凸起,一根根分明,好像随时都会爆开,额颞血管突突跳痛,这一瞬,简直生不如死。
  一只通体漆黑的乌鸦扑棱棱飞下来,落在她肩头,尖喙啄散她的发髻,一下又一下,悄无声息。喘息声终于平静下来,李淳一费力睁开眼,轻盈蓬茸落在她脸上,细碎又温柔。芦花开遍的时节,风过白浪起,灰褐色的鹈鹕扑腾窜出,京都的秋风里藏着一缕萧索三分温情,天是湛蓝的,生机勃勃。
  酸涩黏腻的胃液污了她身上礼服,于是她坐起来剥掉这沉重外袍与鞋履,光着脚走到河边,俯身洗了脸。车驾在不远处悄悄等着,谁也没有过来,李淳一兀自洗完,惨白的脸被冷水逼出一丝血色,但周身虚汗都已经凉透,像从雨季里刚刚爬出来,潮腻得难受。
  她步子有些虚,额头微热,是在发烧。独自回到车厢,她轻拍门板提示,车驾便继续往西,直奔京兆长安城。
  李淳一有七年没回长安,上一次走时,凄风苦雨夜。如今游子返途,天朗气清,却掉入虚梦巢窠,算不上是什么好预兆。
  长安如牢,方方正正;坊墙林立,泾渭分明。暌违多年的都城,似乎一尘未变。
  车驾行至朱雀门,同左监门卫兵①出示金鱼符,得核验后予以进皇城,再一路奔驰,即可见高耸阙楼,那是承天门。进得承天门,乃是旧宫城,如今仍住着她的亲人们。
  母亲、阿兄、姊姊、还有主父。
  而她母亲,既是宫城的主人,也是帝国的执权者。
  当年她母亲跟随她祖父打天下,最后排除万难接掌帝国大权,同样也继承了她祖父的铁腕与气魄,在位将近三十年,治绩斐然,几乎无可指摘。
  如今这位威名赫赫的女皇也已垂暮,大寿在即,预备热闹办一场。被遗忘在封地多年的幺女李淳一,也因此终可回归。
  她刚进承天门,便被告知太极宫内这会儿正有一场击鞠(马球)比赛,前来贺寿的吐蕃人与帝国朝臣之间正斗得如火如荼,请她直接前往观看。
  李淳一下了车,年长的随行侍女发觉她已将礼服换成了玄色道袍,卸去妆容、束起长发后,再无先前的狼狈。
  她翻身上马直奔击鞠场。小内侍匆匆赶在她之前去报信,就在她下马之际,击鞠场观台上即报“吴王殿下到——”,皇储及连同几位朝臣和外使在内,都朝她看过去。
  场内鼓声激越,尘土飞扬,马嘶声不绝于耳,李淳一在一片嘈杂中进了观台,未见女皇,只有她姊姊李乘风坐在主位上。
  她躬身行礼,李乘风抬头看她一眼:“坐。”
  后面几个外使趁嘈杂交头接耳,议论忽然到来的吴王;帝国朝臣们亦是各怀鬼胎,然都闭口不言,目光若有若无扫过李淳一的玄色道袍。
  李淳一刚刚落座,即传来腾腾鼓声,以贺帝国骑手们击球入门。
  帝国朝臣们面露喜色,外使却个个皱眉不服。飞扬了许久的尘土终于平静下来,马蹄声也渐渐歇,为帝国击进制胜一筹的那一人,骑马前行了两步。
  内侍宣布比赛结果,他没有走得更近,只下马微微躬身行礼,接受了嘉奖。
  “此乃我大周中书侍郎也!”某白须朝臣指着那人同外使如此说道,言下之意“我朝文臣入可运筹帷幄,出可安边护国,仅文臣出战即能击败尔等蛮夷”。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