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书坊-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言情书坊

当前位置: > 穿越小说 >

科举成幼儿园园长+番外 作者:清涴(二)

时间:2018-08-11 19:50标签: 穿越时空 科举
说出这么一番话来。仔细一听,又句句在理,可行x_ing还挺高。于是,元德帝忍不住又多问了一句,若是不开战,你是否有法子分化北戎? 这问题可真犀利,您的野心可都藏不住了诶!陆安珩打量了一下元德帝的神情,见他一脸正色,陆安珩心中不由也严肃了几分。想
说出这么一番话来。仔细一听,又句句在理,可行x_ing还挺高。于是,元德帝忍不住又多问了一句,“若是不开战,你是否有法子分化北戎?”
  这问题可真犀利,您的野心可都藏不住了诶!陆安珩打量了一下元德帝的神情,见他一脸正色,陆安珩心中不由也严肃了几分。想了想后世的各国间的软文化侵略,陆安珩稍微改动了一下,用到了大齐朝,试探地开口道:“先通商,与北戎建立良好的经济往来,再允许通婚,大齐人口众多,北戎人远不及矣。一边通婚,一边对北戎人宣传我们大齐的正统思想,四五代后,北戎人与齐人血脉已经融为一体,哪还会有血统之分?”
  元德帝忍不住倒抽一口冷气,看着陆安珩轻描淡写的神情,元德帝突然有种自己挖到了一个大宝藏的感觉,忍不住吩咐道:“将你的想法好好写个折子呈上来,明日朕就要与内阁商议一番。”
  陆安珩顿时懵逼,貌似这次自己又把自己给坑了?
 
 
第56章 计划书
  陆安珩还是头一回发现, 自己竟然还有坑货属x_ing。并且别的坑货一向是坑旁人,自己却总是一不留神给自己挖了个坑傻乎乎地跳了进去。不仅如此, 还总有几个如元德帝一般千年老狐狸守在一旁,一见自己开始挖坑往里跳, 他们就开始帮忙填土埋人。
  可以说是非常心酸了。
  看着元德帝脸上慈善可亲的笑容,陆安珩恨不得反手给自己挥上一巴掌——让你嘴贱!
  然而陆安珩看了看自己手里捧着的羊绒衫,想了想元德帝平日里对自己还是挺厚道的,陆安珩也没想着装疯卖傻给糊弄过去。
  只不过,想着自己总被老狐狸们盯着榨油,陆安珩心里还是有点不大爽快。看着元德帝和善的笑容,陆安珩的胆气也壮了不少, 理直气壮地开口给自己要起了福利来, 讪笑着道:“陛下,所谓不在其位,不谋其政。这事儿跟微臣可没多大关系吧?”
  元德帝一见陆安珩脸上略显得意的神情, 顿时就知道他心里又开始打小九九了。不过元德帝对陆安珩的容忍度一向比较高,心里觉着陆安珩这时不时就耍一把无赖的x_ing子还挺有趣的,也就顺势开口配合他, 满脸笑意地问道:“虽说与你无关,不过这等有关民生和平的国家大事,你既然有了好计策,还想瞒着不成?莫非是想跟朕要封赏?”
  “封赏倒不至于, ”陆安珩抓了抓头, 干笑了几声, 偷偷瞄了一下元德帝的神情,发现他并无愠色后,这才试探地开口道,“微臣如今本就只领了中书舍人这一差使,却还要负责给小皇子与小皇孙们的启蒙,本身就身担双职,工作量超负荷了。现在您还要微臣写份折子,那可就给了微臣三份活计了,也没见您给微臣发三倍的俸禄啊。”
  哪有这样当老板的,给属下发一份工资,却让属下干三份活!怎么看都是一个古代版的周扒皮好么!
  元德帝无语,万万没想到陆安珩纠结的点是如此清奇。看着陆安珩脸上的神情,元德帝能以自己当了多年帝王的犀利眼神发誓,这货还真不是在说笑,绝逼是认真的。
  弄明白陆安珩诡异的内心想法后,元德帝的心情哟,就跟兴冲冲打开个镶金钻玉的宝盒,却发现里头就收了块破布一样坑爹。元德帝还真是奇了怪了,满朝文武,哪个不想在他面前多多表现,得了差使都是一脸喜气洋洋,认为是帝王对他们的看重与厚爱。
  陆安珩这朵旷世奇葩倒好,不但不感恩,竟然对他拿一份俸禄干几份活而感到不满?
  等等,这个想法貌似也没毛病。元德帝觉得陆安珩大概是有毒,竟然把他也给带沟里去了,忍不住就按照陆安珩的思维方式走了。
  陆安珩则忐忑地看着元德帝,生怕自己皮这一下让位帝王不顺心,要是加班费没要着反而被赏了一顿板子,那可真是巨冤。
  好在元德帝是个心胸宽广又讲道理的好皇帝,一听陆安珩这要求,觉得也没多大毛病,比起陆安珩刚才提出的那个天才般的建议来说,那都不是个事儿。
  作为一个盛世帝王,元德帝的小金库还是很充裕的,壕气冲天的一挥手,笑骂道:“朕之前说你钻进钱眼儿里了,还真没冤枉你。不过就是让你多干点活,竟然还想着向朕讨要辛苦费来了?普天之下也只有你敢这么做了。”
  陆安珩一听元德帝这含笑的口气,底气立马就壮了,昂着脖子道:“您要微臣写这么份折子,可是非常费脑的。脑子用多了,头就容易秃。微臣正值青春年少,若是成了个秃头,那多惨呐。”
  元·秃头·德帝顿时受到了来自陆安珩的一万点暴击,强自忍下了开口叫侍卫将这个小王八蛋拖下去狠狠打一顿的冲动,元德帝磨着牙瞪着陆安珩,心里念叨着这个是姜锦修的弟子,不能揍。若是朕真将他给揍了,姜锦修那个大王八蛋估计得滚过来将朕劈头盖脑地喷一顿。
  算了,还是忍忍吧。
  元德帝恨恨地瞪着陆安珩,深呼吸了好几次,硬生生压下去心里的怒火后,面色狰狞地从牙缝里挤出了一句话,“你可真不愧是你师父的亲传弟子呐!”
  这张到处捅刀得贱嘴,那简直是一样一样儿的!
  陆安珩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这话说的简直是在往元德帝心里扎刀子,登时就忐忑了起来,抱紧了手中的羊绒衫就准备开溜,干巴巴地转移话题道:“能为陛下效力是微臣之福,微臣这就回家写折子去!”
  元德帝呼出几口气,高深莫测地打量了陆安珩许久,忽而y-in森森地笑道:“去吧,下次你再敢这么口无遮拦,朕就直接剃秃你的头!”
  千万别跟一个秃子谈论头发的问题,看着元德帝黑如锅底的脸,陆安珩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头发,心说以后可再也不能作死踩这个雷了。不然分分钟得被元德帝剃秃头,那可真是人间惨剧。
  不过说实话,对于自己冷不丁戳了一回元德帝肺管子的行为,陆安珩还是有些窃喜的。这几个老狐狸成日里逮着机会就把自己往坑里埋,现在被自己这个官场给小小的扎心了一回,陆安珩表示虽然惹怒了元德帝很刺激,但是心里还是有那么一丢丢的暗爽的。
  好在元德帝不知道陆安珩这会儿的想法,不然的话,陆安珩的头发估计真的得保不住了。
  于是继姜锦修之后,陆安珩便成为了第二个戳爆了元德帝肺管子还能毫发无损的彪悍存在。就冲这点,都能完美证明陆安珩和姜锦修是亲师徒。
  至于元德帝,他都被姜锦修扎心扎习惯了,这会儿的怒气有一多半是装出来忽悠陆安珩的。如今看来效果良好,陆安珩成功觉得自己扳回一城,元德帝也能空手套一份陆安珩精心准备的《如何用软文化侵略外族,完成和平演变的历史x_ing发展》论文一篇。
  双方都表示很满意。
  回到家后,陆安珩就着手开始写论文。一边写一边想着元德帝的锅底脸,陆安珩这会儿写得别提有认真了,深深觉得自己对不住元德帝,方面扎穿了他的心他也没治自己得罪,这样的好皇帝,自己必须要好好为他卖命。至于俸禄?人家元德帝都这么大度了,还要啥加班费呀?
  咳……小白还是小白,老狐狸稍微使了点心机,小白就立马屁颠屁颠儿地给他抛头颅洒热血去了。
  老狐狸元德帝这会儿正在教子,太子殿下作为大齐储君,在元德帝心里的分量自然是无人能及,以至于元德帝逮着空就给太子上帝王课。
------分隔线----------------------------
推荐内容